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是壹年,又是壹年。妳,——還不來?
  這樣的吶喊在胸口裏已經幻化成平淡。在影影綽綽,熱鬧非凡的人群中,我極力睜大自己的雙眼,我不要三郎與玉環,因為那是皇家的盛宴;我不要明誠和清照,因為那是文人的琴瑟;我不要四少與靜琬,因為那是烽火的肝膽。我知道,我深深得知道,這些我也要不起。因為我只是壹個平凡的女子。Whiteboard Trolley
  青蔥年少,花樣年華,我懵懵懂懂,走近了,又走開。我以為那是愛情,呵,燈紅酒綠,詩詞歌賦,那不過是流氓最理所應當的幌子。
  於是,年少的我們都相信了。這壹相信,便猝不及防得壹頭栽進了文化的牢籠。我在自責,可能是我做得不夠好吧,可能是我不夠完美吧,可能是我不夠優秀吧,可能是我不夠溫柔吧,可能是我不夠壹方天地吧,可能是我沒有好的家世吧,可能……可能……可能我還配不上妳吧。
  東風和著眼淚,走過綿長的火車軌道,淡淡得說壹聲:再見了,我的青春!眼裏含滿了淚水,我卻只當毒藥下咽,我知道這是鼓勵我快速成長的壹劑良藥。我——要——強大!
  那年中醫調理身體,我不再沾染男色,我孤燈清影,所有的動力都來自夢中的妳。我從來不知道妳長什麽模樣?可是我用纖纖素手壹再將妳描摹:給妳壹雙眼,壹張嘴,我吹壹口仙氣,妳便乘風而來。
  我很少近男色,我要把最好的留給妳;我對別人沒有好的脾氣,我要把最溫柔的壹面給妳;我對別人處處設防,我要和妳秉燭夜談:親愛的,妳怎麽來得這麽晚呢?這麽多年妳去哪兒了?知道這日日夜夜我是怎麽過來得嗎?妳又是怎麽過來的呢?
  人們都說都教授完美,可是我偏不喜歡。我想,我心裏已經塞滿了妳,從未謀面的。玉樹臨風,風流倜儻。我期待最美的方式,便是壹個眼神,在人群中,妳便識得那個是我。
  潮濕的青苔是不允許,我這女子胡亂意淫。妳,真的存在嗎?DIY home
  夜色,又起。
  皇家園林裏不再是各個嬪妃們互相爭寵,換取的是廣場大媽們的幸福生活。看著看著,眼睛不禁濕潤起來:火樹銀花不夜城,這都幾年了,妳在哪兒?
  如今,我著裝得體,面色冰冷,物質早已不是問題,可是——妳在哪兒呢?人們奉我為女神,事業也略顯奇功,可是摸著漸漸老去的皮膚,我開始了無限的惶恐:我害怕,自己慢慢變老的容顏會配不上妳的深情款款;我害怕,自己漸漸松散的皮膚會辜負妳的明眸善睞;我害怕,自己淡淡的瑕疵會錯過妳的慷慨出現。
  妳,真的存在麼?
  安妮說:柏拉圖是壹場華麗的自慰。我說它也把時間摔得粉碎。我努力在指縫裏尋找聊以慰藉的信仰,到頭來輸給的只是時間。
  每天各大媒體報道著各種奇葩事件,我卻只等待壹個新聞,唯壹的壹個新聞:妳在尋找自己上輩子失去的妻子。macallan whisky
  夜色,還原了小市裏的家長裏短。我穿著華服,在人群裏流連,燈光裏誰也看不清誰的模樣。房子很大,我卻遲遲不肯回家,因為那裏只有皮膚對著皮膚的蒼老,骨頭對著骨頭的寂寞。
  妳——在哪兒?

文章標籤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壹直固執地認為,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分開已多久,還是相隔已多遠,他們之間依然存在著千絲萬縷的內在聯系。不見面並不是距離遠了婚姻介紹所,不說話並不是關心沒了,他們會從各種側面輾轉打探壹些消息,或者從共同的朋友那兒打聽壹些瑣碎。為了不讓彼此現在的戀情或婚姻有不必要的麻煩,他們只好把壹切深深地藏進自己心靈的最底處。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內心的牽掛就會永遠。

我壹直固執地認為,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傷害有多深,還是戀情有多淺,他們之間的那種愛的情愫不可能煙消雲散,不可能流水無痕。只不過有的情緣可以在生活中繼續演繹,而有的情緣卻註定遙寄夢幻的世界裏,他們在夢幻裏相望,在夢幻裏相遇,在夢幻裏比翼雙飛,並常常地假想著某個季節的某個黃昏,在某個路口突然發生不期而遇。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內心的美好就會永遠。

我壹直固執地認為,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對方無意或刻意地背叛過,還是自己有心或無心地傷害過,時間會是他們之間最優質的明礬,那些情感的雜質會在歲月的長河裏慢慢沈澱,有壹天他們會驀然發現,原來自己早已不恨了。於是他們打心底裏希望,對方要過得更幸福,並終於開始承認,對方健康的存在對自己的余生是何等重要。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內心的祝福就會永遠威尼斯旅行

我壹直固執地認為,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事業平步青雲,還是生活坎坷曲折,見面是彼此內心壹直壓抑著的期盼。自己也許小有成功,聯系並非為了顯擺;自己也許很不如意,相逢更非因為同情,他們只想知道對方過得好不好,也想看壹看多年未見的那個人,再或者給予壹些幫助。最好不要相見不如懷念,老死不相往來未免有點殘忍。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內心的情分就會永遠。

我壹直固執地認為,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對方的壹切已經加上別人的,還是過去的壹切只能加上曾經的,只要聽到當年壹起唱過的歌,只要看到當年壹起觀過的景,只要想到當年壹起說過的話,他們可能會百感交集,可能會後悔難當,可能會淚流滿面。擦肩而過雖然猶如長空劃過的流星壹樣短暫康泰旅行團,但留下的燦爛的遐想卻是無邊無際的。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內心的曾經就會永遠。

 

文章標籤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