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往事猶如昨天,遇到你初感,你便是今生最美的緣。轉眼,你不在身邊,我便不再相信誓言。------題記
憶你的容顏與你的情感,依然情不自禁的淚水漣漣。誰的情感異變?誰把緊扣十指鬆開,轉眼你消失緣分離散Neo skin lab 美容。再也不管不顧我的悲喜,我的哀怨,對情感厚重的珍愛。
難道緣分真的如煙?炙熱時煙花璀璨,使人心眩忘形。心離後便會陰霾輻射刺痛雙眼,落下個遍體鱗傷。
不念,無殤;無愛,不痛。恨自己放不下,忘記又好難,佯裝出來無恙,暗地確是躲進屋裡,灌醉哭個沒完。
不敢多想,沒有你的日子我該怎麼過,有沒有勇氣面對異樣目光,面對茶餘飯後的閒談。
沒有我的日子,你會好嗎?愛恨交加。愛,曾經風雨偕行,最美的年華彼此相愛,我也曾是你手心裡的寶;恨,曾經共甘苦,暮年突變轉身就走,拋棄誓言放開我的手,明知傷害挺深也不回頭。
曾經認為你是我們共同喜歡的那把心鎖,我便是那把最般配唯一能開啟的鑰匙。你征程,我便為你開啟走向富貴之路;你回程,我便放下手中的一切為你洗塵接風。你談外面的世界精彩與無奈,我嘮家長裡短的冷暖,不厭其煩傾聽之中半世相互依偎取暖偕行you beauty 陷阱
愛你,不怕苦累,不怕世事的風雲突起,只因有你,有我齊心,黃土真的已堆積成金。
恨你,說走就走,渺無音信的丟棄我,使我孤零零在這個城市進退兩難。像個泄了氣的皮球,無心向前發展,無力扭轉人氣的消失,倍感前景出路艱難,發展的渺茫……
眼淚已流幹,消瘦不堪。曾經聽別人說過,失敗的感情是最有效的減肥藥,一星期瘦十斤,我還調侃哪天你也轉變讓自己瘦下去。呸呸,真是有些詞語寧可爛在嘴邊,也不能說出口。真沒想到多年後,你真的給我送上了這劑傷透心的減肥藥。
再舒適的家境又如何?你不在,我便沒有幸福可言。
時光流逝,你的心走了,人也不見了,心碎的日子煎熬難過。
時間療傷,想好了,你走我放手,長痛不如短痛,不愛便散,不見不煩。放開你的手,成全你的背叛。
也許,這一刻自己也得到自由,沒有牽絆,一世收穫兩世情緣you beauty 投訴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而你裝飾了我的夢。
—卞之琳
九月,正是丹桂飄香的時節,溫暖的陽光透過桂樹密密層層的葉子落在肩頭,令人不覺心生一份想念。開學已有一些時日,獨自一人漫步於閒庭小巷,靜下心來看一看記憶裡泛黃的畢業剪影,便不由得憂傷起來了,原來,那些隨風而逝的舊時光,舊的人,舊的事,皆是人生路上值得重溫和回味的經典老歌nu skin 如新
(一)
崢嶸歲月,是我的歌詞。
清風漸拂入耳,丹桂舞袖羅裙。互而熟識了的班級,真像一個小小的家庭。 進校時略顯拘謹的自我介紹,比賽時充滿熱情的精彩表演,總是令我難以忘懷。“今天要不要升旗?”“快中考了別睡覺了!”“老師來了快把作業收下去!”熟悉 得不能再熟悉卻再也聽不到的話語,就這樣於無聲處消逝而去。那些年裡那些事,我們為老師不標準的口音昂頭哈哈大笑,一臉八卦的議論著校園裡的閑聞趣事,起 著最適合於同學特質的難聽外號。放學後,總是幾個三五成群地跑向沙丁魚頭罐似的公車,毫不收斂又厚臉皮地談著天說著地。即使班主任不在,我們依舊獨自排練 斬獲冠軍;哪怕某些方面不被人肯定,我們始終如一的愛這間教室,這個班級。
(二)
高山流水,是我的韻律如新nuskin香港
不論山高地平,最是兩心真情。可能刻骨一些的就是引導我三年的恩師了。那講課前自我陶醉又深情滿滿的朗誦,贏得掌聲後愜意溫暖的眼神,打照面時領導 般的高冷揮手,總是令我久久不能忘懷。當初的我們,寫膩了內容繁多的材料積累,背夠了繞口嚼舌的送東陽馬生序,更不情願的被你罰抄,被你批評。但而今上了 高中才發現,往事一幕幕太珍貴,好想再回去認真聽聽你的課堂。最近的你是否安好?又迎來了一屆學子,是不是在改著厚如高山的摘抄作業?是不是在走來走去的 等著學生寫完作文,送上你那精湛的點評?是你讓我感知到了文學的魅力,感謝相遇路上有你,給我片片溫馨。
(三)
陳年舊物,是我的歌曲。
韶光催人變舊,春去 秋來花瘦。因為要轉共青團籍,我匆忙的回到了初中母校。我也沒想到竟是以這樣的的方式碰見我的老師。墨香飄蕩裡,清風飛舞在長長的,長長的走廊。樹還是原 來的樹,花不是原來的花,細眼一看,小巧玲瓏,環佩叮噹,眉眼一角,滿是青蔥與鵝黃。一屆來一屆走,陳舊了的教學樓,封鎖了的往事與新抽出嫩芽的小草,讓我為之一驚。一路拈花而笑,與清香對飲,和時光相擁,終是一朝的相遇,一夕的別離如新nuskin香港
青春的美,就在此處,輾轉之間,頓生感悟。校園裡,下了幾場鵝毛似的秋雨後,秋的氣息更濃了。而舊的時光,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卻真的像一首老歌罷,在這天空中蕩漾了。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秋已多日,夏卻依然一腔烈骨,劫持暑熱與季節對峙。一場雨後走入山中,空氣裡混合著青草松針和泥土的味道。眼前只一條小徑,深綠,淺綠,間布著片片青黃,彩緞般交錯蜿蜒。遠處隱隱傳來溪澗緩緩的流水聲,鳥鳴不絕於耳,天空湛藍如洗,清透的讓人心曠神怡。整整一個夏季的浮躁焦灼倏然被這遠離了塵世的景致瞬間清空街貨量 牛熊證
行至山腰,不知從何處飛來許多蜜蜂,奇怪的是它們並不停落樹木花叢,只仿若一群舞者,逕自繞著圈的輕盈舞動。一時間,思維也被這隔塵山色和神奇的蜂兒打開了。若這些蜂兒是專人所養,那它們的主人是誰?是山腳瓜田裡的白髮老者,還是坡中籬院裡的農家夫婦?依我的想像,這般景色中出現的人必然是凡俗之外,遠離著煙火的,像是書中的小龍女一般才應景。如同這些蜂兒的主人,或許真是穀底一位水晶樣兒的絕色女子,著輕紗白衣養蜂飲露,籠罩著輕煙薄霧,似真似幻一般在塵世裡隱著,卻是絕塵的存在著也未可知。
蜂兒在又一山彎處忽的消失了,仿佛剛才所遇只是個夢,在腦海裡留下了忽忽閃閃飛舞過的影兒,真實卻未曾出現過一樣窩輪發行商
山路兩側樹漸濃密,枝頭已然掛了黃綠相間斑駁的葉,樹下薄薄一層落葉,顏色半黃脈絡輕卷,這般景象並未讓人覺得寥落,反倒愈發顯出靜謐安然。樹與葉從未有過誓言,卻在歲月更迭,輪回輾轉中契守著一個約定,葉盡生生的脈脈相息,樹傾世世的護葉周全。生於枝頭守,落於腳下眠,千年往復的天長地久,何留遺憾?
半日行走漸近黃昏,夕陽的餘暉漸漸染紅了雲霞,雲端鋪瀉著半天錦色,透過葉縫跌漏出縷縷閃閃的霞光,恍若仙境,恍若觸手便能採擷到一束能存放在心底,溫熱這俗世,披冰浴雪涼薄疏離的暖光。
囂塵之外,暮色斜陽,雲彩和霞光,山中的淺秋就這樣猝不及防與我遇上。心存簡陽,秋草和春花一樣皆泛柔光,歲月沒有季節,時光,只要你最初溫柔以待的模樣窩輪 牛熊證 分別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