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守諾,何必許諾。」看完《曾許諾》,這八個字揮之不去。一個延續了百年的承諾與愛的故事,閉眼,紛紛之揚揚的桃花無盡地飛舞,栓釋了承諾的意義,幾番擦肩而過,再也無法尋覓到對方的氣息,只剩下那桃花之約,穿越千年,餘音裊裊,撥動了我的心弦。

蚩尤,西陵珩,兩個不同命運的人,卻被命運如此弄人地綁到了一起,蚩尤,天不怕地不怕的百之獸王,本應萬劫不復,卻陰差陽錯成為了炎帝唯一的徒弟,神農國的督國大將軍,而阿珩,軒轅王姬,皇帝唯一的女兒,她四處雲游,她本是一個天真率性的少女,卻被所謂的出身所束縛,自小與高辛少昊定下婚約。就是如此的兩個人,卻相遇了,並且愛了,愛得很深。若是可以這樣一直相守到死亡,同樣很幸福,然而,命運給他們的是一次又一次誤會和失去。

阿珩的出身不允許她選擇,在親人與蚩尤之間徘徊,那是一種怎樣的痛,為了母親和四哥無奈地嫁給少昊,看著蚩尤親手殺死青陽,又看著自己和蚩尤在戰場上成為敵人,她生,他死,他生,她死。一切的一切,都是被自己的父王,皇帝所利用,或許,在這些神族的眼中,她只是一顆棋子,一顆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若是她不是皇帝的女兒,該多好。可是,她偏偏就是。

為蚩尤而感動,雖沒有少昊的俊朗與美好,但唯獨喜歡其真,炎帝曾說,蚩尤是這世間,最認真的人,他的喜歡就是喜歡,發自內心,沒有一絲雜念,真摯無比。蚩尤會為阿珩傾其所有,少昊不會,蚩尤許下的諾言就不會改,少昊不會。喜歡蚩尤,因為其豪放,蚩尤可以不顧一切,為所欲為,少昊不會,蚩尤不會背叛他人,少昊不會。蚩尤有情有義,他與榆罔在炎帝面前定下盟誓,不管刀山火海,兄弟同赴,榆罔被殺後,他奮力復仇,雖是錯殺,但也仁盡義至,而少昊,與蚩尤截然不同,他的所作所為,使所有愛他的人離去,父王,諾奈,青陽,雲桑,縱使得天下,卻已失去了整個世界。他所承諾,竟是謊言。在阿珩耳邊,他親口許諾一生一世,一心一人對阿珩,在青陽面前,他說,從今以後,我就是軒轅青陽,然而,他沒有守諾,當阿珩親手切下自己的小指,求他救昌意時,他沒有,如此無情,果然是連青陽都害怕的少昊,既不守諾,何必許諾。

蚩尤究終沒有信阿珩,悲痛欲絕的阿珩為救蚩尤,被冥火燒死,墜入虞淵,阿珩說,如果今日,你我異地而處,我會信你,原來蚩尤,真的沒有相信過阿珩,苦了阿珩,苦苦守候,得來的是蚩尤的絕情,自此,蚩尤一遍又一遍拉著盤古弓,可阿珩,卻不再回來,桃花樹下,唯有蚩尤一人,孤單地看著這片天地,桃花之約,阿珩不會再赴約,蚩尤一怒之下遷怒於桃樹,卻見樹幹上是密密麻麻的蚩尤兩字,還有絕情的八個字,既不守諾,何必許諾,原來,失約的,一直是蚩尤。一直是他啊,只是,是不是太遲了呢?

數年前,阿珩苦苦守在桃樹下,等來的,只是一襲絕情的紅袍。那是阿珩花了二十五年,為蚩尤織的紅袍,紅袍似火,刺痛了阿珩的心,曾經約定,每年的四月,桃花盛開之時,蚩尤若穿,她就來,然而,卻是這樣的結果。

兩百年後,阿珩重生,蚩尤不顧一切救出阿珩,未曾想到,阿珩已不是原來的阿珩,她是魔,蚩尤說,你若是魔,我就陪你同墜魔道。然而,阿珩懷孕,艱難地生下小夭,蚩尤競也認為小夭是少昊的女兒,阿珩與少昊有情,蚩尤還是沒有信阿珩,阿珩卻執著地一如即往,小夭頭上的桃花胎記,證明了阿珩的愛,那是他們的桃花之約啊,蚩尤,你可記得,那年在逍遙的背上,阿珩把靈力散去,把生命交給了你,在九黎,把一切都交給了你,三日纏綿,可你呢,你回報她的又是什麼?

連續不斷的戰爭,神農,軒轅,蚩尤,阿珩,這兩個相愛的人,成為了對手,兩個最熟悉的人,在戰場上刀光劍影,鋒戎相向,最後的結局,神農戰敗,阿珩成魔。蚩尤用盡全部靈力,盤古弓,把自己的心換給了阿珩。死在了阿珩的懷中,化為桃花,桃花林中,落花紛飛,花雨中,僅剩阿珩一人,守著曾經的回憶,一年又一年,永生永世。蚩尤還是失約了,他許下的承諾再也無法實現。蚩尤啊,你可知,留阿珩一人在這世上,一遍遍回憶,一遍遍痛苦,和心愛的人遙隔生死,那是生不如死啊。你的心,在她胸口跳動,咚咚,咚咚,咚咚,明明近在咫尺,卻無法觸碰,遙隔生死,永遠不可能再次相見。

桃花林中,唯有阿珩,心痛地活著,活著,她答應蚩尤,要好好活著,殊不知,這是一種束縛,無法擺脫的束縛。很多東西存在的時候我們不懂得珍惜,失去才知道,那是多麼寶貴。阿珩說,曾經我想和你一起追尋世間一切美妙的聲音,可在你離去之後,我才明白,世上最美妙的聲音,就是你柔聲喚我「阿珩」。但現在,不管我多麼悲傷地哭泣,都再聽不到你一聲溫柔的輕喚。

曾經我想和你一起暢遊天下,可當世間只剩下我一個時,我才明白,你就是我的天下,世間最美的景色,就是你的笑顏。但現在,不管我多麼痛苦地呼喚,都再看不到一次你的笑顏。

曾經你總是喜歡強把我拽入懷,讓我伏在你的胸口,聽著你堅實的心跳。而現在,那顆本來屬於你的心,卻在我胸口跳動。明明近在咫尺,朝夕相伴,可又遠隔生死,無法觸碰,我永不可能再聆聽到一次你堅實的心跳。

一切都加上了一個曾經,曾經曾經,只是曾經了,曾許諾啊,只是一個曾字,卻是天翻地覆的改變,一切都不一樣了,殤,生死離別,親人,朋友,所愛的人,全部都離去了,剩下的,只有悲傷而連綿不絕的回憶,和那一片片似血桃花,熱烈鮮豔,絲絲縷縷,痛徹心扉,令人斷腸。

在我眼中,這只是一個關於承諾的故事,不僅僅是蚩尤和阿珩,還有昌意和昌僕,諾奈和雲桑,甚至是皇帝和彤魚,夷彭和阿珩,少昊和青陽,既不守諾,何必許諾,如果沒有那麼多的諾言,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痛苦。

初次相逢時,那個紅霞滿天的夜晚,阿珩鬼使神差地挽留住了蚩尤,她從來沒有如此急切地想要留住一個人,只因一個眼神,而蚩尤,同樣地,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如果沒有阿珩的挽留,他們會再次擦肩而過。也許此生,再無交匯。他做他的神農將軍,她做她的高辛王妃。

如果,沒有那一次他偶然的回眸,沒有那一次她冒失的挽留,也許她永遠不會走進他心中,也許他永遠都會是天不能拘、地不能束的蚩尤,也許就不會有後來的一切。

如果,可以再來一次,阿珩不知道是否還會去問那句,「公子,請問博父國怎麼走」

我想是會的,在阿珩和蚩尤之間,無數的擦肩而過,組成了他們的愛情,沉浸在他們的世界裡,淚水磅礡而下,桃花之約,失約的,不僅僅是蚩尤,還有阿珩,既不守諾,何必許諾,若是沒有那個淒美的諾言,這個故事就不會那麼淒美。滿山遍野的桃花,永遠不敗,只為蚩尤和阿珩,只為那桃花樹下生生不息的諾言,蚩尤死在阿珩的懷中,蚩尤說過,只有阿珩能殺他,他做到了,以心換心,用他的心,時時刻刻陪伴著阿珩。他的生命,在阿珩的身上延續,還有他的愛。

時光悠悠,千年之前的那場愛,早已泛黃,早以被世人所淡忘,但他們的愛,卻穿越了時間,穿越了生死,無邊延續。

一襲瘦弱孤單的青色身影,在桃花林中,蹣跚而行,越去越遠,漸漸地融入了桃花海中,消失不見。

只有,千樹萬樹桃花,灼灼盛開,輝映天地。

那是阿珩和蚩尤的愛,燦爛而開不敗的愛,桃花之約,一直,都存在。

現在最流行的時尚化妝品,最新鮮的美容攻略。以及最便宜的美容產品,如何進行穴位埋線減肥。這些最重要的美容諮詢你可以從哪裡知道。答案就在Go123Go。點擊網站進入的你健康美容之旅!別讓別人的生活左右你的心情 希望在不經意間得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llabot 的頭像
lullabot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