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說她大半年沒見我,都不知道我長胖長瘦了,想我了。他們在遙遠的廣州打工多年,年初出去,年尾回家,壹年中,只有寒假才是與家人相聚的日子。懷著要見面的歡欣,我買了張車票,就從吉安登上了下廣州的火車。

公交車帶我穿行在美麗的廣州城,停在繁華的大廈前,盉栱厝俥我拐壹個小彎,鑽進壹條陽光斜射的小胡同,到達了曾被自己命名的貧民窟——爸媽打工的暫住地。然後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午餐——媽媽的味道。嘿嘿,爸爸媽媽,我來啦!除了笑,還有什麽呢,是那種放心的欣慰的開心的笑,剛剛見面時那種自然的親切的默契的笑。媽媽還是這麽胖,聲音依舊洪亮,只是,皺紋也悄悄地溜到了她的額頭!爸爸只是和我間短地對視了壹下,間單的壹句“嗯,來了哈。”他話不多,我知道的operable partitions system

其實,我是真的不習慣這裏。那麽狹小的櫥房,連著衛生間,我沒有數字概念,無法用幾平米來描述,只知道門小得只夠轉身。房間永遠是暗的,還好有暖調的白熾燈,讓我感覺還有微光照亮。舒服的是,房間裏是整整齊齊的,地面也拖得很幹淨,就有家的感覺。這肯定是爸爸的功勞!記得小時候,老爸總是能把壹個亂的死角收拾得亮亮堂堂,讓我老覺得整齊得不習慣。而我呢,在這方面還沒有遺傳到老爸的好基因,箱子櫃子桌面常常是所有用品融爲壹體地複雜。

初秋的夜,並不冷,習慣性地把腳伸到被子外面貪涼快。清早起床,發現熟睡中的媽媽,把手緊緊地放在我腿上,而手裏握著的是壹團壹團我蹬過的被子。

早飯過後,他們上班去了。因爲睡得晚,每天早晨都是走得很匆忙。我壹個人在屋裏吃著早餐,只過了壹小會兒,便傳來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原來是老媽,手裏還提著兩個剝好皮,粘了糖,插好竹簽的大粽子!“玲玲,快吃,這裏的特色粽子,又甜又糯,今天剛巧碰上,我立馬就買來了!快吃啊,哎呀,我快來不及了!好好吃……”機關槍還沒放完,又擡起腳走了,彌漫的霧氣幫她把那些叮囑省略了。看著她肥胖的壹扭壹扭的洋子,忽然就想起了朱自清的父親那笨重而又令人落淚的背影,只是我沒有落淚,因爲媽媽的背影太匆忙了,來不及讓我回味Pretty renew 美容

我最大的幸福莫過于爲心愛的人做壹道可口的飯菜。很慶幸,暑假壹個人借著菜譜,學會了幾道拿手好菜。終于可以給爸爸媽媽做飯啦!想想他們壹下班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飯菜,心裏由衷地得意。鑒于以前因做飯動作慢而無法及時開飯的教訓,我早早地做了准備。四菜壹湯,完美組合!我竟然提前壹個小時就做好了!

爸爸媽媽還要壹個多小時才能回來呢!好餓了,我先吃吧!以前媽媽做好第壹道菜,我們就開始吃飯的,不用等誰。我剛想動筷子了,又下意識地收回去。我應該等爸爸媽媽回來壹起吃飯的。可是,餓壞了,媽媽肯定會心疼的,先吃吧。舉起筷子,卻又放下了。好吧!我等,我耐心地等,我開心地等,等爸爸媽媽回家,壹家人壹起開心吃飯!就這洋,我就坐在小凳上,發著呆,等著樂觀的人

頭壹次,我覺得自己那麽有耐心等待。

等待的時候,我才明白了自己傻傻的舉動,原來我非常非常地想見到爸爸媽媽,看到他們吃飯心裏才很安。

相聚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畢竟只有五天的假期。今天,要回學校了。火車很早,所以媽媽起的更早,爲我准備早餐,幫著收拾行李。提上她爲我准備的幹量——最愛的酸奶和蛋糕,還有那壹大籮筐的唠刀與叮咛,我跨上了回學校的火車。

車窗外,楓葉在黃,法國梧桐紅了,白楊正隨著秋風洋洋灑灑地落下,側柏還是青青的,五彩斑斓。牽壹牽衣服,就像媽媽爲我蓋好被子壹洋,將溫暖裹住。冬天快到了吧,再冷我也不怕,因爲有爸爸媽媽,有溫情,有愛。

創作者介紹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