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首無名小詩,由一位不知名的詩人寫成,它被刻在一塊墓碑上。

   If Tears Could Build A Stairway

   And Memories A Lane

   I'd Walk Right Up To Heaven

   And Bring You Home Again

   很難用中文譯出詩中那深切的思念,那無可挽回的哀傷。

  從字面上直譯為:

   如果眼淚能夠搭成通向天堂的梯子

   如果思念能夠鋪成通向天堂的道路

   那麼,我就會徑直走入天國

   再一次把你帶回家

   非常簡單的用詞,卻從內心最深處呼喚出崩碎的悲痛。是那樣的靜穆,卻聽得見一聲聲不掩真情的哭聲,仿佛在天空中久久迴旋,令人至感至慟。

   沒有逝者的姓名,亦沒有立碑者的署名。那麼,這墓碑下躺著的是誰?這立碑的,又是誰?我們無從知曉。

   也許,躺著的是父母,立碑的是子女。父母的承諾仍在心頭,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你遇到什麼事,這裏永遠是你可靠的家,常回家看看可是沒料到,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個永遠卻是那麼短暫,如今早已欲歸不能。

   也許,躺著的是子女,立碑的是父母。曾經的幸福與快樂,曾經的希望與心血,原以為是自己生命的延續,卻被命運的風暴徹底摧殘。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點,但又回不去。寧願一切從未發生,徒然地奢望一切能夠從頭再來。只恨上蒼冷酷無情。

   也許,躺著的是夫妻中的一個,立碑的是夫妻中的另一個。緣份,說不清道不白的緣份。原以為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風雨相伴走完一生,如今才知道,實在都是緣份的無奈。

   也許,躺著的是情侶中的一位,立碑的是情侶中的另一位。無數個花前月下,憧憬著鮮花與婚紗,一生的承諾,天長地久。卻不曾想,世事無常,造化弄人,山盟雖在,卻永失我愛。

   也許,躺著的是朋友,立碑的也是朋友。或許曾經同窗共讀;或許早已失去聯繫,卻一直心心相映;或許彼此間無話不談,相交甚深。總是以為,一輩子的友誼,山高水長。但是,卻從沒有想過會以這樣的方式,來結束彼此之間的友情。

   生活並不總是能繼續,人生並沒有多少深邃的意義。直到有人悄悄躺下去了,很多事便成回憶,才知無可挽回。

   將來的某個日子,我也會精疲力竭地躺下去,到那時,不需要在墓碑上刻下什麼,只要有人在心裏也對我誦讀這一首小詩。不管是誰,我能聽見。也許能抵消生前的許許多多遺憾和失落。讓我能夠合上雙眼,了無牽掛地離去。

創作者介紹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