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春來了,抖動柔曼的霧幕,懷擁清醇的氣息,腮含爛漫的笑意。
萬物被春的浪漫撩撥著,壹泓平複的碧水又泛起層層漣漪。
我要出去,去尋找那讓人無法忘懷的初戀。

晨風有意無意地撫弄著濃郁清甜的香氣,畩腄涼轵引領我走進玫瑰園。
玫瑰半開,千紅萬紫:白色的像道院修女;淡黃的像閨中豆蔻;大紅的像鄉野村姑;紫紅的像宮廷貴婦。而獨具韻味的藍色妖姬,則像風情萬種的埃及豔後。
花香花韻,花神花色,附著著漫張的薄紗般的晨霧,浸透我肌膚的所有孔隙,將我的神智慢慢地包裹著。我迷醉了,于香薰美色間踯躅。
暮然間,回首,再回首,啊,我夢裏千百回沈落浮起的橙紅玫瑰。

父親節是壹年中特別感謝父親的節日,每個國家的父親節日期都不盡相同,也有各種的慶祝方式,大部分都與贈送禮物、家族聚餐或活動有關。世界上有52個國家和地區是在每年6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慶祝父親節禮物


我俯身,凝視。橙色中含著淡淡的黃,還有幾分淺淺的珍珠紅,這橙紅色實在嬌嫩,嬌嫩得讓我想起流沙般綿軟鮮亮的蟹黃,或許,它也會舔之即化吧。花瓣疊層,細微而有致的紋絡在晨曦的映襯下,像少女晶瑩剔透的嫩腮上,被被荷爾蒙充盈的微血管,若隱若現,躍動著愛的無盡暢想,或許,玫瑰香囊藏身于此吧。
鍾情于花草的晨露,早已獨占嬌媚,無論是健碩的還是纖巧的,無論是聚集成群的還是孤身獨處的,皆忘情地親吻著花的香腮,在愛的激情中,忽閃忽閃的,像遠方顫抖的繁星。我的心砰然而動,不禁勾起指尖,輕輕托起花朵,目光在晨露間流轉。
究竟是哪壹顆露珠讓花兒在攝魂的壹吻中初嘗愛的滋味?
太陽逐漸光亮起來,溫情地投下曼妙的霞光,晨露褪去銀裝,披上滿身金黃,通體晶瑩,纖塵不染。倏然間,清風拂過,晨露隨風滾動,紛紛墜落,在空中留下最後壹道火焰般閃亮的柔情,便碎身于泥土,了無蹤迹。
在最後壹顆晨露的墜落中,失落的心帶我走出玫瑰園。
和風吹送,空氣中升騰著淡淡的鹽香和潤涼。尋尋覓覓中,我已面對大海。
都說海是藍色的夢,可我眼前的海色與夢毫無關聯。與天際相連的海是蒙蒙的灰色,飛揚著艦旗的海是暗紫色,遊弋著小魚的海是無色透明的。原來海色如此多彩,如此變幻莫測。
海水翻騰著白浪,在天際層層疊起,像壹道道橫亘的堤壩,繼而以前仆後繼的兵陣,滾滾推進。那威力,那氣勢,生動地诠釋著“勢不可擋”的內涵。爬上海灘,海浪像久別的情哥哥,低聲絮語,柔波閃動著輕輕親吻過細沙,便依依別去,返身遠方,期待下壹次歸來。
潔白高傲的海鷗崇拜偉岸,傾其所能向大海展示著嬌媚:高高上提半開的兩翅翩然起舞,仿佛美麗的蝴蝶:披著陽光直擊海面,仿佛壹道閃電;合攏翅膀靜浮于波湧間,仿佛身披白紗的玉女。
在大海寬厚的懷抱,海鷗幸福地合上紅褐色的眼睛,任憑起伏的浪湧隨意擺弄。
我問大海,究竟哪壹處浪湧,撞開了海鷗那從未開啓的情愛閘門Counselling
迷茫中的我走進月夜。
夜色蒙蒙,深灰色的亂雲岩石般冰冷地翻動著,漫不經心地遮擋著靜默的壹輪滿月。
小時候,我總是將月夜與死亡、鬼魅連在壹起,不願踏進半步,少女時,我常常兩手托腮伏在窗前,望著明亮的月亮,細聽對面紅樓裏傳出的渾厚清澈的夜曲。我的心蕩漾著陣陣柔波——那吹奏單簧管的,壹定是個英俊少年。
那晚,我有生以來第壹次駐足于月夜。鮮嫩的柳枝乘著夜風輕輕撫弄我的肩胛,壹彎新月灑下清光,緩緩將已不再是少年的單簧管樂手推入我純淨的雙眸。那壹刻,我懂得了月夜的美好。
現在,柳枝已不再鮮嫩,葉色濃了,枝條壯了。那吹奏單簧管的人在哪裏?
亂雲悄然散去,深灰色的夜空平添了幾分藍意,圓月的黃色越發濃重。近在咫尺的月宮,嫦娥羞隱,玉兔遁避,僅有幾片雲彩緩緩飄逸,像久違的故知,幽幽敘說著離愁別緒。
我把思緒交給月亮,仰首向天。冥冥間,光明朗照我心的每壹個角落。
忽然間,我大徹大悟——初戀無處尋找。
初戀只是壹粒火種的墜落,瞬間點燃妳壹懷蒼莽的春草,妳人生愛的火焰從此燃起。愛火噴發的壹刻,激活妳體內所有愛的能量,妳享受著沈寂窒息中砰然釋放的暢快。愛火曼妙地擺動,爲萬物披上五彩光環,妳驚詫于世界的美好。愛火迸發著熱量,妳熱血噴張,激情四起,欲騰跳,欲狂笑,欲縱情奔跑,恍惚間,浪漫的夢想是妳唯壹的心念。這渲染生命的火焰,有春風吹又生的春草助燃,將伴隨生命之火燃到盡頭。
爲妳愛情投下火種的人像第壹縷春風,第壹滴夏雨,第壹脈秋葉,第壹片冬雪,是偶然所致的時空交彙點上造物,毫無深意。而令愛情之火熊熊燃燒的是妳自己,以及在與妳深深相愛著的人Counseling Psychologist

橙紅色的玫瑰依然在晨風中顫動著羞紅的俏臉,海鷗依然蠕動著綠黃色的小嘴,向大海呼喊著:愛,愛,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llabot 的頭像
lullabot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