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老婆的生日。老婆這個稱號雖然不文雅,但是我還是喜歡這樣稱呼。因為這個稱呼比較親切、親密。昨天晚上她特地告訴我明天是六月三十日,我就感到明天應該是她的生日。我就記得她的生日是非常熱非常熱的日子,現在可不就是非常熱非常熱的三伏天嗎?還記得婚後她家人到我們家來交生日,那個中午是非常熱。那次應該是她老爸吧!他當時好像帶著,帶著什麼東西來著?這一轉眼已經十來年的事了,我記不太清楚了。這十來年當中發生了多少這樣或那樣的事啊?我們的生活也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啊?有些事不堪回首,可我們還是應當向前看,往好的方面看,副面的事情就讓她過去。就像這老婆的生日,讓我想起交去她家人交生日的往事,到也讓人感到很是溫磬。
  
今天早上她送孩子去上學了,我一個人呆在家裏。我覺得我很有必要為她找點兒事情。每天她總有做不完的家務,洗衣,做飯,送孩子上學。雖然她是沒上班閑在家裏,但就沒見她在家裏真正閑過。家裏的那些個瑣碎事就沒做完的時候。我先是洗洗衣機裏的衣服。夏天的衣服雖然好洗,但數量多啊!我把它們在洗衣機裏,添上洗衣粉水,打開洗衣機攪上那麼十分鐘。之後我就把衣服撈上來,開始手工清水洗滌。老大的洗衣桶裏放上滿滿一桶水,然後把衣服一件件在水裏滌去洗衣粉。這樣換了兩次水,滌了三遍以後,才把衣服晾到陽臺上去。之後是上街買菜,去水房打水,回來之後開始理菜,滌米做飯。今天是老婆的生日嘛!我要她享半天的福。
  
想想老婆那麼多年來跟著我後面,確實是吃了不少的苦。整天省吃儉用,操持家務,還要到外面去上班,是忙了家裏的,還要忙班上的。昔日的她也曾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倩女,今天的眉梢身段裏還有當年的風韻,可現在的她卻逐漸地老了。眼角有魚尾紋了,身材也開始變得雍腫了,手上也有洗衣服留下的口子了。十年的風雨把她這一朵昔日的紅花徹底地變成了今日的黃花。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樣的結果?是家庭,是我和孩子。她為了這個家付出還是比較多的。是你,用你的付出為我們營造了這麼一個舒適的家,是你用你的愛為我們營造了這麼一個溫磬的家的港灣;你的付出,給我們帶來了歡樂;你的奉獻,給我們建立了和諧。在這裏,我要說一句:“老婆,我要說聲謝謝你!”

創作者介紹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