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已始,還沒有什麽行動,薦稿也時常的斷斷續續,再就是寫些東西發表在博客上,下載了些自己喜歡的戲曲和歌曲,整天將自己掛在網上。屋裏雖然還有爐火韓國數據卡,但總是感覺陰涼涼的,沒有溫度,就像此時我的心,那麽的沒有熱度。
  我懶洋洋的躺在炕上,打不起精神,不願做任何事情。自從辭了工作之後,屬於自己的時間多了,跟他和兒子相處的時間長了,卻發現矛盾也越來越多起來,融洽的氣氛總是堅持不到幾分鐘,就會被莫明的不和諧的音符打斷。為此,我常常郁悶不已。這不今天,兒了開學了,走之前,母子又鬧了個不歡而散。
  我本來也是壹再的提醒自己,要忍耐,要高興。可是因為褲子上的油漬沒洗凈,他不依不饒,壹再的說我沒用,還用手指指著我說,我反臉了,不顧他馬上就走了,跟他大吵壹架,之後賭氣的坐在炕上不理他,就連他讓我幫他搬行理,我都沒動。
  唉,我就是這樣,整日的沈浸在自己的小小的喜怒哀樂之中,什麽我與他,他與我,我與兒子,兒子與他,他與兒子,兒子與我……糾結的自己都有些反感了。有時候真想逃得遠遠的……常恨自己跳不出三界外,不能高高的府視這壹切,冷靜的對等這壹切……高興了就手舞足蹈,生氣了就扒壹天,做事的心情都沒有……就沒想到,自己生的兒子,嬌慣成性,不知理數,不成器,難道自己就沒有責任嗎?
  難道只是因為空閑的時間長了?為什麽自己收獲的總是空落?難道這壹切都是自己希望的嗎?以後的日子就這樣過了嗎?這樣下去,愛還會存在嗎?我還有多少時間?為什麽要浪費在生氣上面?我沒有勇氣去作自己嗎?從什麽時候開始,我願意將自己脆弱示人?我的樂天呢?我的堅強呢?碎紙機從什麽時候,我認為這壹切都是理所應當啦?我不再感恩了嘛?現在擁有的壹切不應該珍惜了嗎?幹嘛對反對的聲音耿耿於懷?對不滿的態度淚流不止?這不能證明自己已經走的太遠了嗎?我在感傷些什麽?我的內心到底在祈求什麽?我到底有沒有愛與被愛的力量?為什麽不讓這壹切自然過去,我強行的將這煩惱延長,到底有什麽意義?這樣下去,難道只是別人在傷害我嗎?我為什麽不早早的結束傷害?我不曾擁有感動嗎?為什麽我只記得煩惱……我到底怎麽啦?我病了嗎?是身體的毛病,還是心理生了病?我真的被打倒了嗎?不會再迎難而上嗎……這樣的想著,我有壹點點害怕,壹顆大大的淚珠從臉夾滑過。
  內心的某種犟強不允許我繼續躺著,我不服輸的起了床,疏洗壹番,換上幹凈的衣服,整個人頓時清爽許多。我打開房門,站到三月明媚的、溫暖的陽光下,我微閉著眼睛,任春風輕扶,陽光暖暖的照耀……冬天漸漸的遠去了,心真的又像鳥兒壹樣快活了。
  我打開電腦,大聲的播放快樂歌曲,大聲的跟著哼唱……將現在的心情記錄下來,我不喜歡無病呻吟,但似乎又無有什麽感人的事情,就將這所有的不開心,都發到網上,就像把所有的不快樂,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壹樣。
  “……請妳推開三月的房門,讓清涼的風吹走陰霾,請妳站到三月的陽光下面鑽石能量水系統 ,妳會感到溫暖的春天真的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llabot 的頭像
lullabot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