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開始,雨總在淅瀝瀝不停的下,從雲的心頭鑽出來,又無聲地融入到土的懷抱。 。這種如煙如霧的細雨,有一種煙雨迷離的愁緒,很是切合那種濃濃淡淡的情懷。在這樣的秋雨裡,喜歡靜靜地擎著一把雨傘,一個人在江邊上孤獨地走,期盼邂逅一次艷遇或浪漫,填滿我空空蕩蕩的大腦,讓自己從那種無奈和孤寂中擺脫出來,重新體味久別的充實和亢奮。

雨中的江別具一番秀美。遠眺,水天一色,江水盡頭處彷彿一條玉帶,白霧茫茫。近看,煙波浩淼,雨水濺入波濤中,只是短暫地泛起輕微的漣漪,即刻匯入了滔滔的江水順流而下。江堤的護坡下面有幾處蒿草,葉片在蕭瑟的秋雨下嘩嘩的往下掉,毫不遲疑地離開曾經養育了它一生的枝椏。蒿桿在已經變得冷酷的秋風裡無助地招搖著,形單影只地昭示著淒涼與冷落。

下意識捋一把已經成熟的蒿草的種子,小心翼翼地地把它們放入江水中,忽然間感覺到了一些與平常不一樣的情調,這漂浮在江面上的種子深情款款地隨波逐流,或許來春在下游某處的灘塗上,這些種子會頑強地萌芽並成長,這隨意的舉動竟可能是在傳遞著些生命的延續和再生!遂精神一振,透過著那密密斜織著的銀線的雨,想像著自己創造生命的輝煌。

到了中秋,中秋總是能夠喚醒人無法去掉的記憶,像碧空中偶爾相遇又無辜分離的浮雲,蒼涼而又淒艷,又像秋天裡成熟的果實,飽滿熱而又蕭颯。這時候喜歡漫步在秋天的森林,霜染的紅葉,是如此的艷麗如火,儘管當了一生紅花陪襯的綠葉,在即將離去之時,卻如此的驚艷美麗地完成了自己的生命絕唱。當一陣秋風襲來,便如蝴蝶飛舞般片片飄下,落成一地的金黃。

這時候的樹林繁華散盡,除去蕪雜,一片樸實簡約的森林,不再一葉障目,我們便可以清晰地看到森林的深處,先是踏著落葉,沿著一條漸漸清晰的小路慢慢行走,然後在一塊樹木稀疏的地方坐下來,讓透過來的陽光暖暖地照在背上,平心靜氣的開始寫一些文字來換取半是模糊的記憶。

每天走著相同的路,每天都在看著綠與黃在眼前發生的轉換,但每天都有收穫,每天都能從樹林旁邊的荒地上,從凌亂的殘葉敗絮的縫隙中,看到仍然是生機勃勃的綠,也正是秋的慷慨贈與,成為我每天都要不厭其煩去感懷的原動力。

中秋一過,秋就深了,夜也深了,只剩下秋風的淒鳴。在秋的長夜裡我經常失眠,黑暗中莫名的傷感在慢慢地滋生,隱隱作痛的心在慢慢地的墜落,雖然已是“天涼好個秋”的年齡,仍然頻繁地憶念起現實的殘酷,更加深了落伍於時代的失落感。於是心開始被愁緒包籠,抑鬱幾乎會讓我窒息,一如這死寂的夜。

睡不著索性起來,黑的夜裡又多了一個幽靈,一雙眼睛充滿了血的困惑,一張面孔冷的毫無表情,還沒有到供暖的時候,夜裡冷颼颼的,玻璃上就有瞭如同淚流的痕跡。輕輕的呵一口氣,玻璃朦朧了,夜更朦朧。

文章標籤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