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之夜,走走停停。淮安開往寶雞。停靠三門峽站時,大腦還有海之藍在隱隱作痛。淺淺的讓睡意全無。登錄手機QQ,與界面在線好友聊上幾句。感慨頓生。
  時光隧道,從眼下向從前回溯,居然無法確定最早接觸電腦、接觸網絡,接觸伊妹兒、接觸QQ的準確時間。依稀記得QQ的前身叫OICQ,騰訊將它簡化為QQ之後,朗朗上口,名聲大振,應者如雲。
  壹晃已有十幾年時光,盡管QQ號屢屢被盜耳穴治療,但依然用著它。
  於列車晃蕩的旅行途中,回想時光記憶中與QQ相關的曾經日月,不免心潮起伏。時光荏冉,舊事恍惚。
  互聯網突然而至的時代,的確讓人目不暇接、目瞪口呆。在人們還來不及表達毀譽態度之前,它已經極快的滲透開來。那速度真可用“洪水猛獸”來比喻。陌生、驚訝、神奇、強大!仿佛心之天空,從逼仄壹下子變成茫無邊際。在內心實實在在感受到互聯網震撼沖擊波的人群,肯定不是當時最前衛的青少年。而是已經開始向中年人過渡30以上的“老青年”。為什麽這麽肯定的說?因為,正值前衛的年輕人,活躍的思維觸角恰好與科技時代的節奏吻合,仿佛壹切順理成章,理應如此,並沒有什麽好奇怪的。而比他們早出生十年左右的老哥老姐們,感受就截然不同了。在他們自我思維開始蔭生的時候,面對的是壹簾鐵幕如壁壘。訊息通聯的桎梏和鉗制,阻擋了熱情,培養了耐心。習慣了忍受。譬如:壹封家書從寄出到收到,短則壹周,長可數月。信封的兩端,都在經受煎熬似的等待。相互交流的是以前的感受,仿佛我們如今看到的星光燦爛,都是若幹光年之前的陳留閃耀。那種幾乎無法破解的壓抑感,沒有親身經歷,幾乎不能相信!鄉村通廣播的年代,用裸露的鐵絲傳輸沙啞的聲音,紙盆似的喇叭,吊在土墻壁,盡管除了天氣預報,其它內容單調枯燥乏味,但那畢竟是外來的聲音呀。然而,縱然是這般微弱枯燥乏味的聲音,也經常斷斷續續,不能連貫暢通。因為廣播線的鐵絲,通常兼職承擔晾衣繩的功能,潮濕短路,以及風雨雷電的侵擾,有時,喇叭突然就會發出尖銳的嘶叫聲,讓人不堪忍受。信息阻滯,必然導致思維受限、感情壓抑。處於那個時代的青年人,無疑,承受了和祖先極其相似的閉塞、不幸和沈重嬰兒過敏
  不幸中的萬幸是:在幾乎不抱幻想的承受死氣沈沈的命運之時。互聯網突然而至,猶如神兵天降。讓那些青春即將逝去的“老青年”,抓住了青春的尾巴,搭上了屬於他們熱血漸涼未冷年代的末班車。那種跨越如同飛躍的信息進步和變革,無異於經久暗淡、突現光明。同齡的壹位仁兄,坐在他無比神奇的386電腦前,手心出汗,帶著壹種對未知的惶恐,向虛擬太空發出壹封E-mail。內容是“本信息來自中國大陸,哪位友人收到,請給予回應!謝謝!”。信息發出之後,這位勇於試探的老兄,就坐在電腦屏幕前守候。焦急心態可以想像,但畢竟還是有了之前生活閱歷的耐心儲備。壹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四小時!終於讓他欣喜若狂的有了回音。壹封來自英倫大不列顛的簡短回復:祝賀妳,妳已經與世界連接!
  “手指輕點,信息到達”的便捷快速。讓人們的情感迅速生溫,壹旦嘗試便難以忘懷。當然,對互聯網的詛咒、妖化也隨後接踵而來。盡管如此,那時的妖化,作用大致微乎其微。細致的觀察之後確認,僅僅就大眾人群而言,那謾罵妖化網絡的人,幾乎清壹色的不會電腦、更不會上網。僅此壹察,就不必更深入分析什麽心態了。而真正進入網絡的人們生意頂讓,無論在網絡上沈迷新奇,還是熱衷於資訊,或者癡情於網戀。都是根本不理會那些說詞。用“雞同鴨講”這個詞,就很能夠描述網絡觀的早期狀態。“網戀”的盛行,有幻想虛擬的誘惑,有人性天然的本能,有對傳統約束的反叛,當然肯定還有對未來的憧景。那個時代,沒有“網戀”經歷,妳都不好意思說妳會上網。
  時代的變遷,仿佛是壹種沒有規律可循但又好像有它的固定程式。比如說:醞釀變革的年代和時間總是漫長悠遠,有時近似遙遙無期。然而,壹旦發酵成熟,裂變突發,便野馬脫韁,勢如破竹。史上種種時局轉換,無不讓人目瞪口呆。而互聯網的融滲以及因此而產生巨大影響和變革,又壹次驗證了這種富含宿命的過程。
  從臺式機蘋果板,從有線網到無線網。信息的覆蓋面越來越大,越來越快。
  夜深了,坐在列車車廂的連接處。看著窗外黑暗中遠方的星光燈火。感受著列車飛馳和身邊無所不在的信息流。感受著邁步旅行和思維旅行的重影疊加。驀然回首,寬敞的視野,多維的信息,塑成對世界對生命過程的認識和理解,中醫調理身體且不說什麽明皙通透豁朗。只那尋道而進的過程,已經詮註了旅行於人生的另壹種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llabot 的頭像
lullabot

長風掠過松林

lullab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